您的位置:

首页> 言情小说> 哇勒! 援交竟援到自己妹妹了

哇勒! 援交竟援到自己妹妹了 - [db:分页标题]

说了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,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?台湾有2300万人,女人就有1100万,再扣掉老弱妇孺不能交的算一半好了,就有500万的合适女性,怎么就偏偏援交援到我妹妹勒?五百万分之一简直跟中乐透头奖机率差不多了,听说这也是被雷电打到的机率.说起我这个妹妹,也真教人伤脑筋,小时候家住台南乡下,家境并不是很富裕,兄妹俩每个月大概就只有各五百块的零用钱而已,她经常没几天就将零用钱花光光,妈妈骂她不给她,就脑筋动到我的那一份,其实我也挺疼爱这个妹妹,总是将我的零用钱也都给她了,习惯养成后,变成妹妹需钱花用时,就直接跟我要,若我没有,只好跟妈妈要了再给她.妈妈反倒怪我花钱太凶,要我学学妹妹少要钱,被冤枉就算了,这些事我都帮妹妹隐瞒了.妈妈还真以为妹妹很乖勒!我妹妹有念书的天份,老师说她的资质不错,鼓励去念台北市的学校,国中毕业后,果然也考取了台北市立的专科学校,因为这样,她必须北上住宿舍,我们也就不住在一起了.头两年寒暑例假日她还会回台南老家住几天聚聚,顺便跟我要钱零花,但最近这两三年除了过年,根本就不回家了,这么多年没见到妹妹,感觉都有点生了.今年妹妹大概也满19岁了吧?事情的发生是这样的—-上个月某一天,我收到台北的订货单,这批货数量很大,价值可是六位数的,不能用快递寄,当然就亲自开车送货啦,早上10时从台南上国道,没想到在头份附近遇上大塞车,动弹不得,抵达台北时天都快黑了,公司也下班了,只好改约明早再送,看来今晚必须找个地方住宿,就在市区逛呀逛的,看到中山北路一间五星级酒店,打出住房五折含自助早餐的特惠,最重要的是这间酒店标榜客房提供无线上网服务,这正是笔电族的我所需要的,方便晚上就可以上网找台北的美眉援一下啰.听说台北的美眉相当辣,不能比咱台南乡下的土鸡,可是令我相当期待呢.办好入住,进了房间,泡杯咖啡,迫不及待就打开笔电,开始无线上网,登入雅虎即时通寻找目标,台北地区的聊天室果然人气超旺,每间都有好几名援妹不断在大厅传「清纯学生妹想约请密我」的讯息,不愧是首都啊.立刻私悄了其中几位广告打得凶的,问她们的年龄身材等基本资料,要求先看照片或视讯,并告知我是要马上能来酒店房间服务的…但相当奇怪的是:这些援妹的回答都相当一致:「为了避免警察钓鱼,请你先去提款机汇款,确认身份后我就会出现在你的房间门口了.」,每人一定都备有奇摩大头照,照片上也一定都是美人儿,亮丽得根本不像学生,有些还被我看出破绽了,明明就是冒用日本女优的照片,以为我没看过喔?而且聊天时有些美眉还会不小心打出简体字或大陆用语,显然是对岸的人,我直觉之下,这些一定都是诈骗集团吧?一连私悄了五间聊天室十几名美眉,很令人沮丧,找不出比较不像诈骗集团的,难道马英九把台北市管得这么好,没有一个美眉敢上网援交?以致台北聊天室变成对岸诈骗集团的天下了?没意思透了,干脆看电视吧,躺在床上看着无聊的老片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,醒来时已经是晚上八点.瞧了下电脑萤幕,不知什么时候zxc0193传来了一则私悄在闪,难道又是诈骗集团的花样,会主动悄我了?看她写什么…「台北学生18岁,1645234d-24-33因急需筹措学费,盼您帮忙…」,跟之前的诈骗集团援妹千篇一律的说词不同,好奇之下我马上回应:「安安,我愿意帮忙,有照片吗?满意的话马上就要,我现在就住xx酒店.」,传过去半晌都没回答,怕是我已经晚了一步,她离网了,或者已经被其他网友约走了…「sorry,我正在别间忙聊,人多打字慢来不及回你,我没照片捏…」过了好久,她才传讯来.她没走掉总算有一丝希望了.「没照片怎么知道妳优不优勒?妳有约了吗?」「做过的都说优阿,今天还没有约,你见到我不满意可以不要阿」「是喔,不优我可真会关门喔,要怎么给妳钱呢?」我很怕她像之前假援妹真诈财那样叫我先去提款机汇款,那就没得玩了.「做完再给就好啦,2小时3000,包夜6000不限次」既然不用先汇款,看来这次应该不是诈骗集团了.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「是喔,妳不怕我是警察吗?」「哈哈哈看你也不像…」她淘气地回答「不怕就赶快来呀,中山北路二段xx酒店8012房,妳在哪里?到我这里要多久?」「我在士林,到你那里大概二十分钟吧,先生,你可以留个电话吗?」「好吧,我房间电话是….妳赶快来唷.」「嗯我这就出门,seeyoulater」趁这空档,我也做些迎接的准备,在浴室刷牙盥洗一下,并通知服务生多送一套浴巾,对了,我的笔电有内建隐藏式视讯摄影机,此时不用更待何时?把它调整好最佳画质,针孔对准床中间,灯光调亮,一切就绪,只静待她到来.我本来还想,台北真援妹这么难找,不要求怎么漂亮,只要不是恐龙,将就一下也罢了.终于叮咚一声,门铃响了,想必是她到了,还真准时呀,开门一看,果然有位辣妹打扮的少女站在门口对我笑,乍看之下身材是不错,只是走廊灯光太暗,长相一时还看不清,却觉得五官轮廓有些面熟,总之不是恐龙型的就放心,先请她进房,她的表情似乎由原本微笑而收起笑容,经过我身旁时转变为惊讶,灯光照到她的脸,我也觉得她怎么越来越面熟?蓦然她一声惊叫道:「哥~你怎么会在这里?」「啊~妳是….阿倩喔?

突然发现她就是我妹妹,我也吃惊了一下,有点天镟地转的感觉,差点没昏倒!我跟妹妹已经快两年没见,想不到她已经女大十八变,不仅身材发育相当成功,一头秀发还去挑染成咖啡色,烫成芭比娃娃一样的波浪状,脸上薄施脂粉,擦上了jolin那种会闪亮的眼影及口红,打扮成这样娇媚模样,害我差点都认不出来了…「….」我们都好尴尬,许久都说不出话来.忽然之间我觉得跟妹妹变得很陌生,不再有以前在一起时兄妹之间的心情.「妳缺钱喔?」我先开口了,准备要好好痛骂她一顿.「对呀,谁叫你上次跟你要,你不给…只有自己想办法啰.」她反而怪起我来了.「那妳也不能援交啊,传出去被村子里人知道怎么办,一家子都不用做人了.」「那你就可以嫖妓喔」她居然敢顶嘴了.「我哪有嫖妓?乱说妳,回去我一定要跟妈妈讲,妳在台北这么乱来!叫妳回去罚跪祖先牌位…」「你敢讲!那我也要说你来台北开房间嫖妓的事,谁怕谁?你上奇摩聊天室干什么去了?」「搞清楚,是妳先私悄我的耶,还说什么缺学费,干一次只要3000块,我操,真丢脸丢死了!」我们吵开了,难免越说越难听.「你不上色情聊天室,我敲得到你吗?总之是你本来就想找援交了,怪我?有钱援交,却没钱给我…」「什么话?从小到大哪一次不是我自己省吃简用,省给妳钱花?上次是我手头紧,自己都没钱了,拿什么给妳啊?」我越说越气,就打了她一巴掌.「你敢打我…呜呜呜」打得妹妹哭出来了.「阿倩阿倩喔好了啦不哭不哭乖喔」看到妹妹哭出眼泪,我也心软了,就像小时候那样哄她.把她抱在怀里安抚她.妹妹的身体已经跟以前国中时大不相同,好像变得软软肉肉的,更多了股女人香,抱着她有一种异样的感觉,令我心情一荡.难以形容,硬要说的话,只能说,她现在给我女朋友的感觉多过于妹妹.妹妹终于停止了哭泣,但我们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,就一起躺在床上看电视.其实我眼晴不在电视上,而是偷偷瞄着妹妹看,瞬间脑中好几个念头转过,想着:如果她不是我的妹妹,单就援妹来说,她真的算很优,也是我喜欢的型,我一定会上她的,说不定还成为她常客.一面又怨叹,这么优的妹妹,自己做哥哥的没法享用,连她成长后的裸体也没看过,反倒是外头那些不三不四的网友,花个3000块就可以玩她身体,情何以堪啊?要不是发生这样的事,我现在应该已经在快活地做爱了.「阿倩,妳上网援多久了?援过几次?」我忍不住要问清楚.「几个月而已,一共二十三次,这次不算.」「降子很危险耶,都没遇到坏人吗?」「哥~你不要把别人都想那么坏好不好?网友都对我很好.常用e妹儿聊天,还会呷好倒相报,帮我介绍好客人.」「阿倩,妳以后不要再做了,哥哥会拼命赚钱给妳花,好不好?」妹妹很勉强的点点头,就岔开话题:「我也不能一辈子花哥哥的钱啊」「对了,哥~你哪来的钱住这么好的五星级饭店啊?」「嗯,最近卖a片赚了不少,明天还有一笔二十几万的生意要交货呢.」「你看,报应了吧?就是你做了伤天害理事情,才会援到不应该的人.」「别人都在卖怎么就没事?」「他们就是有事你又未必知道,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」妹妹又跟我斗起嘴来了,之前尴尬及哭泣的场面似乎已经忘怀.「算了,我说不过妳,妳不用回去宿舍吗?」「哥~你想赶我走,我就偏不走!」其实我心里是盼望着妹妹不要回去,留下来陪我.「宿舍没有冷气热都热死了,洗澡都不方便,哥~,你好坏,住五星级饭店不让我也来享受喔…」妹妹又说.「好吧,妳要住就住,可别叫我睡地上就好了.」「不会啦,床这么大可以一起睡,我先去洗澎澎喔.」哈,一起睡,可惜她是我妹妹,不然一起睡是多么美好的事啊.浴室传出放水洗澡的声音,我又在想:可惜她是我妹妹,不然就跟她一起洗澡了,那个浴缸有够大,足够两人泡鸳鸯浴的.唉,我怎么可以一直有这么龌龊的想法勒?妹妹在里面洗了很久,大概她也是头一次在五星级饭店泡澡吧?以前在乡下,能用冷水淋浴就不错了.终于洗完出来,妹妹身上仅用大浴巾围住,露出香肩及双腿,令我遐想里面是否没穿?淫念既起,小弟弟就不小心硬了起来,以往对自己妹妹应当从来不会有这种现象才对啊,真是罪过.「哥~我洗好了,你要不要去洗?」这才想起今天忙了整天,还没洗澡,本来是想留着跟援交妹一起洗的,看来援不成,只有独自一人洗了.进了浴室,重新放了洗澡水,发现妹妹晾挂在衣架上的衣物,有上衣,裙子,胸罩三件,这表示她刚出去时浴巾下只着内裤而已,真不害臊,在好奇心驱使下,拿起妹妹的胸罩把玩,看看上面的标示,真的是d罩杯耶,想不到妹妹胸部发育这么好.不由得闻了一闻,杯内还带着妹妹的汗香及奶香呢.香味的催化下害我小弟弟又硬了,赶紧下水冲凉冷静一下,正在享受泡澡当儿,突然碰的一声浴室门开了,妹妹闯了进来,我连忙用手遮了一下还有些硬的小弟弟,问她要干什么?「刚才忘了尿尿,现在突然尿急啊…哥~我不看你的,你也不要看我喔…」接着她就拉下内裤坐上马桶,一阵哗啦哗啦排尿声丝丝作响,十分悦耳,可惜被她还穿着的浴巾挡到了,没瞧见妹妹的私处,也不好意思一直盯她看,不过这样一来害我小弟弟又硬了起来,再也退不了火,看来妹妹性观念变得相当随便,不再忌讳男女之分.洗完了澡,穿好内裤,走出浴室,妹妹正在盖棉被看电视,那块大浴巾已经脱掉,丢在椅子上,表示棉被下的妹妹是半裸的,心里有一股冲动,叫我去冷不防的掀开棉被,就可以看到妹妹的奶子了,我可以当做要上床睡觉,掀开棉被钻进去,到时候掀高一点,不也就看到了?只怕妹妹用手去挡.所以动作必须要快.

但到了紧要关头我却又退缩,还是慢慢掀被子,直到看到妹妹的半面侧奶,已是相当诱人,妹妹却浑然不觉,原来五星级的床太舒服,她已经睡着了…我便可大胆地掀开另一半棉被,终于妹妹那一对丰润饱满的乳房映入我眼帘,这也是我第一次欣赏到妹妹发育成人以后的胸部,原来这样好看,乳头虽呈棕色,但因乳房扩张的缘故,乳晕相当大,看得我春心荡漾,忍不住又想去看身体其他部份.干脆将整块棉被拉开,又怕妹妹着凉,就先去将冷气关小,再慢慢地拉开棉被,直到露出了妹妹的内裤,原来妹妹穿的是粉红色中间镂空的蕾丝小可爱,透明的部份可以看到冒出了一些阴毛,想必是为了援交时取悦客人的视觉刺激性欲才穿这样的性感内裤,现在却将我刺激得欲火焚身,兽欲战胜了理智,竟忍不住动手去脱妹妹的内裤了,这时妹妹已经睡得很熟,从小我就知道这个妹妹一睡着就睡得很死,妈妈都摇她摇不醒的,脱她内裤,应该也不会有知觉,果然她只支唔一下,倒头继续睡,我则有生以来第一次完全看到妹妹的私处模样,莫名感动,虽然曾看过不少a片,牛肉场脱衣舞女的私处,但看到自己妹妹的,那感觉就是完全不一样,异样到难以形容,可能比第一次看到女友的私处更加兴奋吧?妹妹的阴毛好像新长没多久,又柔又细,最长的一根也不超过一公分,但分布较广,耻丘及大阴唇上都有长毛,看上去并不会稀疏,反而形状更增加了我的性欲.就去扒开妹妹的大腿,清楚露出了阴核和阴唇,妹妹的阴唇很小,并不肥厚,颜色略黑,两片紧紧黏着,想要再深入神秘地带,就得用手指剥开紧闭的阴唇,里面是一团团粉红色的美肉,便是妹妹的蜜穴了,当真晶莹剔透,湿润无比,再向下一探,看到了妹妹的处女膜,当然它是已经破裂的了,只在周围残留几片软肉,看到这里我真的心痛不已,如果当年我有很多钱供妹妹花用,这处女膜应该还是完整的吧?那么此刻我就真是大有眼福了.处女膜的后面就是阴道了,我又忍不住将食指伸进去探查,感觉好温暖湿润,妹妹的阴道口还很小,一只手指进去都感觉完全被一团肉紧紧包缚住,若真的更粗的弟弟插进去,岂不爽死了?这么好的阴道,不知被哪些王八蛋优先享用过了,想来就气.抽出食指,上面沾到一层妹妹阴道里面的蜜汁,怎么可以不品尝味道?含到嘴里吸吮着,真是说不出的美味,很想多尝一些,看妹妹还在熟睡,索性用舌头直接伸入阴道去舔,舌头接触到阴道的肉,连味蕾都兴奋起来,酥麻香甜的滋味难以言喻,不由得用力吸吮阴道,希望多吸出些蜜汁来喝,没想到妹妹的阴道是身体最敏感的部位,这样吸吮竟然将她惊醒了.「哥~你在干什么啊?要死了你…」妹妹坐了起来,见到我玩她私处,气得捶了我的头几下.一面难为情地穿好内裤.我还是第一次被妹妹打勒.「阿倩…我,哥哥我受不了啦,妳就给我吧,反正妳做过那么多次了,多我一个也没差…」我对妹妹说出大逆不道的话来,因为我的性欲已超过了道德标准了.「哥~我们是不能做的,你知不知道?这…太难堪了,你跟那些客人又不一样.」「不要讲出去就好了,只有妳知我知,没人知道我们做了,当我一次客人也好.」「绝对不行!哥~你再这样我就要闪人啰.还要跟妈妈说,你要乱伦.」「那我受不了怎么办,妳看,我小弟弟都这么硬了…」「你可以打枪啊,你以前硬的时候不都是打枪吗?」「妳什么时候看过我打枪啊?」「我国中毕业那一年暑假你都在房间里用电脑看a片打枪,我从窗外看见了,不说而已」原来是个色妹妹,老早就偷看老哥自慰.「那妳呢?妳没自慰过喔?」「才不用勒,我那时有男友了,直接爱爱就好啦」原来我妹妹15岁就失贞了,我都没察觉.「那男友是谁?现在在哪里?」「这你就不用管,反正兴趣不合,分了说.」这个妹妹,真是不想说她了,简直将贞操当成儿戏.「现在哥哥想打枪也没a片看啊,怎么打出来?除非妳脱光给我看」「不行你不难为情,我倒难为情了.」「阿倩,妳会帮客人口交吗?」「嗯,那是一定要的啊.」「那妳帮哥哥口交好了,柯林顿说:口交不算性交,只要不插入妳的阴道,就不算乱伦了吧?」「哥~你真的那么需要吗?我倒有个法子」妹妹沉思了一会儿,便说.「哦,说说看什么法子?」「我马上找个比我漂亮十倍的同学,来跟你援交好不好?」「唷,台湾还有比妳漂亮十倍的美眉吗?除非是仙女下凡吧?」「虽不是仙女也差不多了,我这位同学,外号叫做小林志玲,但做过的客人都说她比真的林志玲更美.」「有这种事?那一定要见识一下,怎么找她来?」我知道妹妹不会骗人,那美眉肯定不错的,虽然未必如她所说漂亮十倍,但只要有我妹妹漂亮一倍,那也值得了,何况我也想认识认识她的同学.「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她,叫她坐计程车过来.」妹妹马上拨了电话,好像跟她很熟似的.「她待会儿来了,那妳呢?要一起3p吗?」「想喔,我当然就暂时回避啦,对了,你房间卡借我,我去享用酒店的spa服务,两小时后再回来.」不过一刻钟的时间,叮咚一声,门铃响起,想必是人到了,开了门,是位身材高挑的女子出现在眼前,一席素妆打扮,还不用看她容貌,光是这火辣的身材就教人无法抗拒,连忙请她进门,在灯光下仔细打量她,天啊,真是惊为天人,美呆了!与林志玲的相似度高达百分之八十,她的身高大概有170,一对傲人双峰呼之欲出,肯定比我妹妹还大,长发披肩,比飞柔还要柔,她还拥有一双修长的美腿,看上去光滑细致,令忍不住想摸一下,妹妹说比她漂亮十倍,真的一点都不夸张,她比林志玲更美的地方是:一是她年轻,年轻的美眉不用靠保养就有自然美,二是她像韩国女星一样脸肉肉的,从侧面看,倒像eugene;真林志玲的脸都小小的,没什么肉.三是她胸部比林志玲大,不用怀疑是假的.要不是我妹妹认识,恐怕我八辈子也援不到这样超优的美眉吧?「先生,你要洗澡吗?」果然不愧是小林志玲,连讲话都跟林志玲一样,嗲嗲的,教人心痒难耐.「噢,我洗过了,但我可以跟妳再洗一次」美女出浴怎么可以错过呢,赶紧再去浴室放洗澡水.她一件件脱去全身衣物,一丝不挂与我坦诚相见,天哪,本来就够美了,想不到脱光了更美,那玲珑有致的一身白肉,看了直教人销魂啊.更叫我瞠目结舌的是,她的阴部乍看之下好像没有长毛,但再仔细一看,原来她的阴毛竟然去染成金色了,而且形状方正,相当整齐,显然经过细心修剪,没有一根杂毛,连a片都前所未见,教我浑身亢奋,忍不住要抚摸她私处,大阴唇因刮过毛的缘故,有些刺刺的感觉,想必做起爱来,私处肌肤摩擦时会更加刺激吧.阴毛修剪后,私处光秃秃一览无遗,看得更加清楚,真是上面美,下面也美.如果只看她下半身,观众一定会误以为是俄罗斯美女了.此时跟她一起在大浴缸里洗鸳鸯浴,面对面,腿交腿,真是何等享受?皇帝也不过如此吧?「妳的阴毛很特别呀,自己做的吗?」「去美容院做阴部美容啊」「美容院有这种服务啊,那不会不好意思喔?」「不会啊,这跟做头发一样自然」「妳这么漂亮,怎么会来做援交勒?」「我欠银行卡债啊,不想叫爸爸妈妈偿还,只好出来做.」「是喔…还要做多久才还完啊」看来她的遭遇比我妹妹还悲惨.不知道是不是要感谢那家银行勒,要不是发卡浮滥导致刷爆,我恐怕也玩不到她.「利息要20太高了,现在赚的只够还利息,全部还完恐怕要做到老才行了.」唉,她说得这么可怜.听了连我都想哭.这时候已经是大约是凌晨两点了,妹妹说两小时后回来,却不见人影,不知怎样了,刚又忘了问她手机,真是担心.我还是很期望妹妹回来陪我睡,虽然刚玩过了比起妹妹漂亮十倍的小林志玲,但比起自己的妹妹,那种感觉就是很不一样,这异样感觉也只有对妹妹才会有,无法在别处找得到,或许她是不可能做爱的对象,竟被我援交到她,而产生不能做却想一定要做,抗拒命运的心理作祟吧?房间分机电话响起,是妹妹打来的:「哥~我已经回到宿舍,不回你房间了,你自己睡吧.」「为什么呢?我还有钱要给妳花耶」,妹妹不回来,我很失望.「我怕哥你趁我睡觉又脱我内裤啊…」「我保证以后不敢了,妳要不要来?」「太晚了,还是不要了,你也快点睡,明天还要交货」「阿倩对不起啦,今晚对妳那样…」很怕失去这个妹妹不肯再见我,我赶紧认错.「不会,不会跟妈妈说的啦」「什么时候再见面勒?」我的口气好像当她成女朋友一样了.「下次回老家见啰」唉,下次要见到妹妹,不知是多久以后了.妹妹走了,我整个晚上也无法入眠,干脆再上网聊天吧,可得把跟妹妹的私悄记录存起来做纪念,对了,我以后还可以换个名字跟妹妹聊天嘛,她不知是我,约她出来不就可以见她了?打开笔电才发现,它还在录影,已经录七个小时,我都忘了,录下的影片档差点就塞爆硬碟了,赶紧播放出来看看,快转到我脱掉妹妹内裤的那一段,幸好有录到,妹妹的私处拍得还算清楚,把它当成a片,如痴如醉地看着它打枪,播放到妹妹的蜜穴时,我射了出来,心中无限满足.下一段是我跟小林志玲做爱的录影,假设将它当成偷拍光碟贩卖,以这么漂亮的女主角做号召,肯定畅销赚到卯死,像璩光凤光碟一样人手一张,不过妹妹知道一定恨死我了,看来只有私藏起来,孤芳自赏了.

隔天上午到柜台办理退房时,才发现昨晚妹妹曾借用我的房间卡,在酒店内大肆签房间帐,有护发啦,护肤做脸按摩啦(真是的,小小年纪做什么脸嘛,按摩我帮她按就好了呀),又在酒吧点了一杯超贵的玛格丽特极品(唉…小小年纪就喝酒),害我一共了了3000元,正好等于援交该给她的钱.真是毫不吃亏啊.「哥~你干什么啦?不怕丑喔?…」妹妹匆忙关紧了门,不知是不是很难为情?在里面躲了许久,才穿好衣服出来,骂道:「伤脑筋你,又偷看我了?」「阿倩,谁叫妳发育得这么好,害哥哥我一直无法忘怀耶…而且上次也不算偷看,我援妳,本来就有权看的…没爱爱已经很亏了.」「还敢讲,上次我又没收你钱,后来你不是玩了我同学吗?」妹妹幸幸然地说.「妳拿我的房间卡在酒店签了很多帐啊,一共3000块耶」「是唷?我还以为凭房卡都免费勒,哥~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啊?才3000块也要计较,还说会拼命赚钱给我花…」这是我关心她才这么说的,她却特别只记这句话.看来这次她回来,我荷包肯定又要失血不少.「妳是我最亲爱的妹妹呀,不给妳花给谁花?对了,这次中秋节怎么有空回来?」「为了要跟妈妈告状啊,说你那个….妈~妈~哥哥欺负我啊…」妹妹故意喊妈妈,叫得很大声.「好了好了,妈妈在楼上睡了,就别吵醒她了,阿倩,哥都听妳的就是…」我也很怕妈妈发觉我们的秘密.「这还差不多,哥~这么晚你还不睡喔,我坐了几小时的车,都累了想睡了.」「咱兄妹好不容易才相见一次,要多聊聊啊,而且你不是说怕睡着后哥哥会脱妳内裤吗?」「呵呵,这次我有免死金牌了…看!」妹妹从包包里取出卫生棉条,在我面前晃了几下说:「人家mc来了,可别碰我喔,会倒楣的.」「真的喔?可苦了哥哥了…」,唉,真是太不巧了,我不禁叫苦,本来还想看能不能跟妹妹拗到做爱,看来是别想了.女生也真是麻烦,每个月总有几天不能做,不像男生随时随地都可以上,想什么时候做就什么时候做.怪不得她刚才洗澡时,阴道洗得特别仔细说,还用沙威隆消毒,原来就是mc来了,也不能接客赚钱,干脆就回老家吃定老哥我了…但我转念一想,女人又不只一个洞,便说:「虽然不能爱爱,但妳还是可以口交啊…上次在酒店问妳口交,妳不置可否,然后就跑掉了…」「要我选择口交,我宁愿要性交.」不知妹妹又有什么高论了.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「为什么勒?妳不是也帮客人口交吗?」「口交会觉得比较恶心啊,不管是鼻子的嗅觉还是舌头的味觉,都要痛苦忍受男人的阴部异臭,那股臭味还会维持好久不散,三天都吃不下饭了;性交倒省事勒,只是插个几下射出来就好了,还比较舒服勒…,所以说啦,对哥你,性交都不行了,更何况口交?」「是喔,不能爱爱又不口交,那妳要怎么满足哥哥勒?哥哥好疼爱妳呢!阿倩…」「唉,我又何尝不知道哥哥爱我,若你不是我哥,普通人这样对我好,我早就以身相报了,只是我现在心理还很难接受跟哥哥做爱,若哥你一定要强迫我做,我力气没你大,必定让你得逞了,只是这样我是一辈子都不会快乐的,万一因此而得了忧郁症,说不定还会闹自杀,哥,你希望我自杀喔?」妹妹说得深情款款,不过全都是兄妹之情而非男女之爱.妹接着又说:「也许有那么一天,社会风气开放了,兄妹乱伦不算是禁忌时,我一定跟哥哥做爱,只是暂时请你忍耐几年,让我们都考虑清楚再做,好不好?」「我说那些话都是故意亏妳的,看妳是否把持得住,我才没有真的要做勒,这样乖才是我的好妹妹.」我好怕妹妹真会自杀,从此打消了邪念.好好的做一对兄妹也不错.但现在春心犹存,仍想跟妹妹亲热一点说:「阿倩,我看到外国的兄妹是可以亲嘴的,但我都没亲过妳,让哥哥亲一下嘴儿好不好?」「那么脏才不要勒,你的嘴巴亲过我同学的下面,又来亲我…恶~」「妳那个同学连这个都跟你说了唷?」「嗯,她本来都不玩变态的,因是我拜托她的,她才不好意思让你舔他下面…后来一直跟我argue耶,问你有没有病啊.」「安捏喔?妳那个同学超优的,很想再找她说,妳也蛮会介绍的嘛,哥我在台南很寂寞啊,是否可以介绍几个台南美眉来玩玩勒?」「我台南都没认识的同学在做耶…」「以后帮我注意一下好嘛,看有没有台南优美眉在援的?介绍给哥哥.」玩不到自己妹妹,玩她朋友应该也不错吧?「你可以去问鸡头啊,我认识一位超厉害的鸡头,你想要的时候就去找他好了.」「哦?有这么厉害吗?会不会找些恐龙妹搪塞我,那可不要,还不如看a片打枪勒.」「台湾居然有这样的奇人?那你是怎么认识那个「极乐达人」的?」「有一天「极乐达人」巡视奇摩聊天室发现,我是新来的援妹,他就约我,希望将我登载到「寻欢宝典」中,并给我85分的评价,说这么一来,可利用全省数万名会员网络主动帮我介绍客人,但我还不想太红,没有答应,他还是留了手机给我,说需要帮忙时尽管找他就对了…」「有这么好康的事,倒要跟那个「极乐达人」交个朋友,电话给我吧.」我想只要认识这位大鸡头,以后就不愁女人了.妹妹拿出手机,翻了一下电话簿,就念了一个号码给我,我瞄了一下她手机萤幕,里面美眉电话似乎还不少,该找机会偷偷拷她的电话簿,玩遍她朋友才对.「阿倩,你的手机号码也要给我啊,好几次想找妳都没办法,打去宿舍又不好找人.」「好吧,没事别乱打喔,0935xxxxxx」终于得到妹妹的手机号码了.这时已经凌晨二点多了,我们都有些困了,妹妹北上住宿舍以后,她原来居住的闺房就当成民宿出租,贴补家用,她回来只有睡我的床,看来我只好打地铺了.这时妹妹脱掉了上衣,半裸身体盖着凉被睡觉,看来这是她在女生宿舍养成半裸睡觉的习惯了.上次在酒店她也是这样睡.并不忌讳露奶被我看到.「阿倩晚安」我故意亲了她的脸一下,她并不闪避,我就更大胆一点,碰触她的唇,她反而闭上眼睛,并没有生气的样子,似乎也并不拒绝我亲吻她,怎可不趁机更上一层楼?我得寸进尺,舔起她嘴唇,又尝试将舌头伸入她樱桃小口,却被一排牙齿挡住,阵阵香甜口气入鼻,忍不住用舌头帮她刷牙,妹妹看我这样,大概想说话吧,才一张口,我的舌头就突围而入,终于碰到妹妹的舌尖了,真是滑嫩无比,妹妹见大势已去,干脆也吐出舌头,跟我缠绵一下,虽然只有几秒,却回味无穷,这是我的初吻,而且是妹妹自愿的.令我感动异常啊.「哥~我给你舌吻啦,你可以安心睡觉了吧?」看来这是妹妹目前对我容许最大的亲热尺度了.当然我想今晚会睡得很甜蜜.第二天下午,我就开车载妹妹一起去虎头埤风景区烤肉,妈妈要顾店没空一起去,却对妹妹一直碎碎念,要她记得要常回家聚聚.今天风景区人潮很多,不少男生偷瞄我妹妹,还用照相手机偷拍他,令我感觉相当骄傲.傍晚看到了月亮后,也是要告别的时候了,送她到火车站,我去提款机领了三万加上身上的两万多,全给了妹妹,这应该够她用到圣诞节吧?